于丹:感恩生命

发布者:心理健康发布时间:2021-04-10浏览次数:10

清明节了,这是一个慎终追远的节日。但是清明是一个多好听的名字啊,它清亮,它明朗,我们心中的那种怀念,我希望它不是沉重的,而是悠扬的,因为我们有感恩。

于丹《感恩生命》演讲稿

我说感恩生命,其实是因为在这个节日里,我想得最多的人是我的父亲。刚才我在上台前,就被马未都教师给招哭了,但是他在说父亲,我的眼泪已经下来了。我当时在想,他说父亲我也要说父亲,我会害怕跟他重复吗?不会。因为一个男人的眼中,父亲如山,父亲是他的楷模,是他的榜样,是他作为男子汉的一种信念。但是在一个女儿的眼中,可以说一个女人,她对世界对男人对,很多最初的信念来自父亲,对女人来讲,她是否信任爱情,信任婚姻,信任人性,往往没有迟到从她的初恋开始,而是从她的父亲开始,因为这是她生命成长中第一个认识的男人,这个人负责任吗?这个人会有一种温柔之爱吗?马老师刚才说跟父亲之间没有太多的大事,但在一个女儿的眼中,我觉得更锁细,但是有点不同的是,我要说在感恩之前,我先要说一个父亲,在一个任性的、娇惯的女儿的成长里,他先要忍受多少误读,我误读了我父亲很多年,甚至直到他辞世。我小时候对父亲是什么感觉呢?他严厉,因为小的时候最先让我背诗词的人是他,教我古文的人是他,最早我接触《论语》、《庄子》也是因为他,后来直到我上了大学,我读的是中文系,我上了研究生读的是古典文学。父亲会给我改论文,他改论文的时候我心里很烦,因为他不是在给你改这些文辞的意思而已,他还会说你哪个字倒插笔了,我当时觉得他很迂阔,按他这种改法,每个标点符号要改,哪个字间架结构不好,他要给你写一个,哪个字看出倒插笔了,他会给你重新写出一个笔画来,这多烦哪!我从来没想过他烦不烦,我所有的论文都是他这样改过的,但他给我的印象还是严厉。

我父亲走后,我妈妈给我讲了一件事。她说你爸在的时候,一直不让告诉你,她说了一件我记得的事情,就是我爸爸的60岁生日,是北京天寒地冻的时候。我那天中午呢出门去给他买了一个大奶油蛋糕,我从学校拎回家,我说:爸我下午上课去了,等我回来以后,晚上咱们过生日吃蛋糕。我爸瞥了一眼,说:嗨!这都是你们小孩吃的东西,我不爱吃这个。我就走了。当然下了课回来呢,看爸爸还是挺高兴的,然后大家吃饭,我给我爸爸做的贺卡,然后大家一起呢把蛋糕切了,吃完了,我看他也吃,也挺高兴,就过去了。二十年之后,我父亲去世了以后,我妈妈告诉我了这个故事的另一个版本。她说那天下午你走了以后呢,家里来了一个我们世交家的儿子,我爸爸就跟他说,他说:涛涛,这是你小丹姐姐刚给大伯伯买的,我又不吃这奶油的东西,你拿走吃了吧!大概到下午快4点了,我妈说我爸就开始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,在屋里面转圈,我妈说:你干吗呢?他就小声地说:我犯错了,那是丫头给我买的,我吃不吃我也不能给人!你快帮我想那蛋糕盒子到底是什么颜色的,那个蛋糕上好像有字,写的是什么?你能想起多少,咱们俩往一块碰,我一定得买一个让孩子看不出来的蛋糕。后来我妈说,在我下午放学前一刻钟,我爸呼哧带喘地拎着蛋糕回来了放在桌上。我回家的时候毫无查觉。所以我们晚上呢,还是过了一个挺好的生日。这个故事,我很多年以后才知道。后来我才想起来,这就是我父亲,一个一直被他钟爱的女儿误读的父亲。从小长大,我爸爸给我立了多少规矩,我记住的往往是他的严厉,但是忽略了他生命中的那种温柔,所以其实走到清明这一天,我想起《论语》上的一句话,古训说父母之年,不可不知也,一则以喜一则以惧。我们爹妈的年纪真得记在心里,想起来一方面当然高兴,如果大家高堂犹在的话。可是另外一种心情,是一则以惧,我们到底还有多少时间可以去尽孝呢?我想说有女儿的父亲很幸福,女儿贴心女儿撒娇女儿依恋,可是女儿在青春期的时候,在她反叛的时候,在她不想吃那么苦去立大业的时候,在她恋爱的时候,她一定都曾经违背过父亲的意愿。所以父亲们,请一定要等到女儿们长大,一定要等着我们。所以我想说今天如果在座的有父亲的女儿,那就让我们趁着父亲还在的时候早一天去懂得他。如果有女儿们的父亲,请你们一定要等待着女儿。

所以其实成长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,过去说不养儿不知父母恩,我生命中很大的遗憾就是我的父亲没来得及看见我的孩子。我自己有孩子以后我才知道,我那个时候对父亲很不屑,因为他颤颤巍巍拄着拐杖走在街上,总去逗别人怀里的孩子,我总觉得很烦,我老拉着他快点走,我说你别去打搅人家,他就张着嘴呵呵地拉着人家孩子的小手不放。我真的觉得很遗憾,他没有看见我的孩子。所以我说清明这个节日,我希望在这一天更懂得我的父亲。

刚才在后台的时候,编导跟我说每个人可以选一束花来给你自己缅怀的人,我毫不犹豫地拿了这束花,这束花里面有松柏有红鹤,这是矛盾的,这就是我父亲,外人看他是松柏,我一直把他当成松柏一样的榜样,但是另一方面,我父亲就是鲜艳的红鹤,他的内心一直有火一样的温柔,有他的爱,有他那种克制的柔情。我拿起这束花,我觉得这两种矛盾的特质,是我完整的父亲。怀念父亲怀念自己的根,所以我要说,在清明这一天感恩生命。我们感恩父母,感恩世界,感恩这片土地,感恩我们相遇的每一个人,让这种感恩去多理解我们的父亲,理解今天还来得及懂得的人,理解我们自己的心,理解未来。


网站首页 | 中心简介 | 帮助中心 | 法律申明 | 客户留言 | 联系方式 | 管理入口
Copyright © 2003-2011 贵州大学心理健康教育咨询中心,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 电话:0851-88292156